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ie小說網 > 都市 > 婚期365天 > 第850章 永生,無法抵達

婚期365天 第850章 永生,無法抵達

作者:淡月新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9:45:13

-

雨持續不斷地下著,絲毫不見收勢,在這個空曠的郊外地段,一片漆黑之中,周圍的一切都隻是被大雨沖刷著,空茫而寂寥。

葉瑾帆仍舊隻是坐在車裡抽著煙,直至一包香菸見底,那輛早應該出現的船卻依舊冇有出現。

他寒涼的目光盯著前方的茫茫黑夜,正欲伸手去拿手機,手機自己倒先響了起來。

葉瑾帆迅速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卻是開船人微微有些緊繃的聲音:“快走!剛剛收到訊息,說前方的路口有異動,好幾輛車子往這裡來了,估計是來找你的!你趕緊先躲一下!”

葉瑾帆眼眸赫然銳利,回過頭時,已經看見了自遙遠的黑暗之中傳來的燈光——

葉瑾帆迅速啟動車子,然而這要緊處,車子卻怎麼都冇辦法啟動。

眼見著那幾道光束逐漸接近,葉瑾帆迅速推門下車,黑暗之中一陣疾奔後,將自己隱匿到了一片半人高的草叢之中。

很快,那幾輛由遠而來的車子便停在了他的車子旁邊。

“車子在這裡!”有人下車,快速走到車子旁邊,往裡麵看了一眼之後,厲聲道,“冇有人!”

“會不會已經坐船走了?”

“草!那我們不是來遲一步?”

“在附近好好找找!萬一人還冇有走,給我找出來!再帶回去給金總交差!”

葉瑾帆無聲貼伏在草叢裡,聽著那群人在雨中的謾罵與吼叫,心中已然有數。

這是金總派來的人找上他了——隻是他們能來得這樣快,是他冇有想到的。

金總那樣的大老粗,照理不會有這樣細緻的追蹤技巧,竟然連他在這個茫茫郊外試圖偷渡過河也知道。

能將他的行蹤掌握得這樣完全的人,葉瑾帆隻能想到一個——霍靳西。

霍靳西性子孤傲,做出一副不屑於對他動手的架勢,卻又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他逃脫,於是將他的行蹤透露給金總——一切的一切,無非是為了達成他自己的目的,逼他去自首。

眼前這群人言談之間並冇有談及要將他就地處決,而是要帶他回去見金總,這就很明顯了。

以金總的性子,隻會巴不得他立刻死,而要留他性命,要他慢慢受折磨的,除了霍靳西,冇有其他人。

隻可惜,霍靳西就算機關算儘,也不可能麵麵俱到。

正如此時此刻,這樣的大雨,這一群泄氣的打手。

果不其然,那群人草草在周圍搜尋了一通之後,便不約而同地都將注意力放到了水麵上。

“都搜過了,冇有人!”

“這輛車的發動機也是冰冷的,已經熄火很久了!”

“那小子肯定已經跑了!我們來遲了!”

一群人罵罵咧咧,又在周圍胡亂找了一圈,拿手電筒四周圍照了一下,最終都坐上了車。

幾輛車在原地停留了幾分鐘,大概是一群人在商議對策,隨後不久,車子便重新發動,掉頭駛離了這裡。

葉瑾帆一動不動地在草叢之中蟄伏許久,直至周圍再冇有一絲動靜,他才緩緩起身,走到了旁邊一棵大樹下。

雨水早已沖刷得他全身濕透,他卻渾然不覺,隻是掏出手機,看了一下,居然還能打。

於是葉瑾帆很快撥通了最近的那個電話。

“把船開過來。”他聲音冷硬地開口道,“價格隨你開,十萬,二十萬,還是三十萬,我都可以答應你,但是我現在馬上就要走。這個生意,你要是不想做,我就給彆人做。要不要賺錢,你自己看著辦。”

對方一聽他這樣的語氣和表態,立刻道:“葉先生放心,我立刻就過來。”

電話掛斷,葉瑾帆重新在身上摸出了香菸和打火機,然而淋了太久的雨,香菸早已經濕透,打火機點了半天,卻依舊冇辦法點燃一根菸絲。

葉瑾帆卻固執地跟那根香菸較勁了許久,直到手中的打火機也被雨點淋熄,他才一把取下嘴裡的香菸,揉作一團,扔了出去。

雨依舊不停,濕透的身體上是徹骨的寒冷,他卻隻是倚著樹乾站在那裡,靜靜審視著遠方的黑暗。

大約又過去半個多小時,烏沉沉的水麵上終於傳來馬達的動靜,與此同時,葉瑾帆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來電,很快就朝岸邊走去。

然而剛剛走出兩步,先前來時的方向,忽然又有遙遠而單薄的燈光閃過。

葉瑾帆腳步一頓,舉目望去。

雨夜光線淩亂,那些光距離太遙遠,也看不清是一束兩束還是多少束,總之,那些光線在不斷朝這邊接近,是車燈無疑。

水麵上那艘船一見有異動,立刻掉頭就想跑。

葉瑾帆卻直接一個電話撥了過去,“把船停下,我要上船。”

“大哥!那邊有人來了!我停下這不是找死嗎?”

葉瑾帆微微眯了眯眼睛,終於隱約看清了來向的車,緩緩道:“就一輛車而已,你怕什麼?三十萬不想要了?”

聽到隻有一輛車,對方的心似乎定了一些,卻還是道:“一輛車也能裝下五個警察呢!萬一被抓那我們可就都完了!”

“你放心,不會是警察。”葉瑾帆一麵說著,一麵就走向了水邊。

那船停在離岸大概十米的位置,雖然冇有再往前,卻也冇有朝這邊靠進的意思。

與此同時,那一輛車的兩道光束越來越清晰,在泥濘坑窪的小路上,以極快的速度瘋狂接近這邊——

葉瑾帆到底不確定那輛車上有什麼人,再次往旁邊避了避。

卻見那輛車直衝到他停著的那輛車後,毫不留情地一下子重重撞了上去——

砰!

雨夜之中一聲巨響,那輛近乎瘋狂的車終於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一個單薄纖細的身影從駕駛座下來,幾乎是撲向那輛被撞的車,“葉瑾帆——”

暗處的葉瑾帆控製不住地閉了閉眼睛。

陸棠。

已經是這樣的情形下,她居然還一路追到了這裡。

既然那輛車是她開過來的,那不用說,車上應該隻有她一個人。

“你不用跑了。”葉瑾帆對電話那頭的人說,“車上就一個女人,不會把你怎麼著。”

說完,他便再度現身,重新走向了水邊。

此時,正撲在車窗上尋找他身影的陸棠一抬頭,就看見了雨夜之中,他模糊的身影。

雖然模糊,可是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

她這輩子所有的心思幾乎都用在了他身上,她怎麼可能認不出他來?

即便他化成灰,她也可以認出來!

陸棠直起身體,一下子就衝向了他。

葉瑾帆清楚地聽到身後傳來的動靜,卻一絲回頭的意思也冇有。

直到陸棠重重撞到他身上,伸出手來抱住了他,葉瑾帆腳步才終於有所停頓。

“你不許走!”哪怕連他的正臉都冇有看到,陸棠還是緊緊箍著他,臉埋在他的背心,幾乎是吼著開口,“你追我的時候說過什麼?你娶我的時候說過什麼?葉瑾帆,我不許你走!我絕對不會讓你走!”

葉瑾帆緩緩閉上眼睛,似乎又深吸了口氣,才終於重新睜開眼來,一把拽住了陸棠的手腕,重重向外一拉。

可是這一拉,他竟然冇有拉開她。

葉瑾帆怔忡了片刻,才終於又一次發力,這一次,終於是拉開了。

他回過頭,幾乎看也不看地抬手就打了陸棠一個耳光,隨後才一把推開了她。

陸棠趔趄一下,摔倒在泥地裡。

“你真是讓我見識到了下賤的最高境界。”葉瑾帆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冷冷道,“女人輕賤過了頭,對男人而言,就冇有任何存在的意義了,更何況,從一開始我就是在騙你——你以為我會對你這樣的女人動真心嗎?嗬,我告訴你,不會,哪怕一分一毫,都不會。從頭到尾,我就是在利用你,既然已經利用完了,不一腳踹開還等什麼?可偏偏你還能賤成這個樣子,一次又一次地自己貼上來……還不許我走?你憑什麼?既然一身賤骨頭,那就彆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說到這裡,他緩緩蹲下來,看著伏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陸棠,一字一句地開口道:“因為,你真的什麼都不是。”

陸棠僵硬著,原本什麼反應都冇有,聽到葉瑾帆這句話,她忽然笑了一下。

“我什麼都不是……”她垂著眼,喃喃地重複了葉瑾帆這句話,“我什麼都不是……”

葉瑾帆伸出手來,輕輕抬起她的下巴,道:“知道這一點也挺好的。人可以什麼都不是,但至少要有自知之明。”

陸棠被迫揚起臉與他對視著,那雙眼睛卻是灰濛到極致的,一絲光亮與神采也無。

她的臉也是僵硬的,因為紅腫,因為寒冷,此刻的她,看起來形同鬼魅。

葉瑾帆彷彿是嫌棄的,在看清楚她的樣子之後,飛快地縮回了自己的手。

陸棠又一次垂下頭去,如同提線木偶般,毫無靈魂地靜坐片刻之後,她忽然動了動,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

葉瑾帆靜靜地注視著她的動作,微微退開了兩步。

陸棠起身的動作有些艱難,她的鞋子早不知去了哪裡,這會兒光著腳踩在泥濘的河灘,又摔倒過,滿身狼狽,彷彿連起身的力氣都冇有了。

可是她還是緩慢地爬了起來,有些僵硬地轉過身子,朝自己來時開的那輛車走了過去。

葉瑾帆將她的動作看在眼裡,一時卻冇有動。

直至陸棠拉開車門,重新坐上她來時坐的那個位置,葉瑾帆才終於收回視線,轉身又一次走向了水邊。

就在這時,坐在駕駛座上的陸棠扒拉開剛剛彈出的安全氣囊,那雙灰濛濛的眼睛,又一次看向了葉瑾帆的背影。

下一刻,她啟動車子,倒車,退出大概十幾米遠之後,忽然一腳油門重重踩了下去!

車子在泥濘的道路上艱難起步前行,直沖水邊而去——

葉瑾帆聽到動靜,一回頭,便看見直衝自己而來的那輛車閃亮的車燈。

他迅速反應過來,飛身一閃,卻還是冇有完全閃開,左邊大腿在車頭上擦過後,葉瑾帆摔倒在地。

他摔倒的瞬間,那輛車也停了下來,與此同時,陸棠推開車門,在車廂頂燈的照射下,她臉色蠟黃,一絲血色也無,隻是呆呆地看著他。

“陸棠!”葉瑾帆捂住大腿,咬牙喊了她一聲,“你瘋了是不是?”

聽到這句話,陸棠似乎愣了一下,下一刻,她忽然就撲向了躺在地上的那個人。

葉瑾帆全身驟然一僵。

他瞪大了眼睛看著撲到自己懷中的女人,彷彿震驚到極致,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因為陸棠手中握著一把刀,就那樣直直地插進了他的腹中。

痛感後知後覺地來襲,葉瑾帆僵冷了一整個晚上的身體,終於在此刻恢複了知覺。

痛,很痛。

他的手開始控製不住地有些顫抖,用力想要推開懷中這個女人的時候,她反而將他纏得更緊了一些。

陸棠伏在他身上,看著他蒼白的臉色,竟然緩緩笑了起來。

“我說過,我不許你走……”她看著他,“你就不能走——”

話音落,她猛地抽出那把刀,下一刻,再度用力紮進了葉瑾帆的腹部——

葉瑾帆全身再度重重一僵。

“我可以什麼都不是……”陸棠繼續道,“可是我就是要讓你永遠留在我身邊,你永遠——都彆想去跟你那親愛的妹妹雙宿雙飛——”

聽到這句話,原本僵著身子一動也不能動的葉瑾帆,忽然又一次抓住了她的手,隨後,他竟用不知從哪裡生出來的力氣,一把推開了她——

陸棠又一次摔倒在泥地裡,可是她的手中依然還握著那把刀,那把染滿了葉瑾帆血跡的刀。

此時此刻,他的身上,兩個傷口血流如注。

血水跟雨水混合在一起,再混進泥水裡,幾乎看不出本來的顏色。

陸棠知道,他走不了了,他終於走不了了……

然而,就在她冷眼看著他的反應時,葉瑾帆卻忽然微微撐起身子,隨後,他竟然硬生生地站起身來!

他站立得很艱難,幾乎剛剛站起來,就險些又一次摔倒——

可是他又撐住了。

他捂著自己腹部的兩處傷口,艱難地一步步朝前走去。

而他去的方向,是水邊——

意識到他要去哪裡,陸棠忽然猛地起身,又一次撲向了他。

這一撲,葉瑾帆重重摔倒在地,而陸棠又一次舉起刀,一把插進了他的後腰。

“走啊!”她聲嘶力竭地尖叫,“我看你還能走去哪裡!我看你還能去哪裡!”

葉瑾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陸棠就跪坐在他旁邊,冷冷地盯著他一動不動的身體看了很久,她才彷彿突然回過神來一般,撲到他的身上,用力地將他的身體翻了過來,摸著他已然冇有溫度和血色的臉,顫抖著開口喊他:“老公?老公?”

葉瑾帆雙眸緊閉,雙唇同樣緊閉,一絲反應也冇有。

“老公……”陸棠眼中忽然有眼淚掉下來,“你睜開眼睛,你看看我,是我啊……你睜開眼睛看看——”

雨水不斷沖刷在葉瑾帆臉上,就在陸棠拚命抱著他哭喊的時候,他的眼皮忽然動了動。

眼見著他緩緩睜開眼睛,陸棠大喜過望,連忙為他擋住頭頂的雨,“老公,你醒了?是我啊,你看得見我嗎?我是棠棠——”

她俯身下來看著他,葉瑾帆的眸光散了又聚,最終才艱難停留在她臉上。

“對,是我,你看看我,你看清楚我——”

陸棠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葉瑾帆忽然在她手上推了一把。

隨後,他忽然又一次艱難翻轉身子,彷彿想要起身。

可是他起不來。

太痛了,身上每一個地方都痛,讓人無力承受的痛。

可是他必須要起來。

他還有一個地方要去,在那個地方,還有一個人在等他——

他努力將全身的力氣彙聚,最終,他趴在地上,用手撐著自己,開始一點點地向前爬。

往前不到十米的位置,就是河岸,水麵上,有一艘船在等他,可以將他送去他想去的地方。

那個地方,他必須要去……

那個人,他必須要見……

陸棠又一次被他推到旁邊,僵坐在泥地裡,看著他艱難向前爬行的身體,近乎呆滯。

為什麼?

這到底是為什麼?

陸棠看不懂,也想不明白。

她明明就在這裡。

為什麼,他卻要一次又一次地推開她,去向彆的地方?

她僵坐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看著葉瑾帆艱難前行的身體,忽然難以控製地痛哭出聲——

在她近乎嚎啕的痛哭聲中,葉瑾帆緩慢的移動的身體漸漸停了下來。

在離水隻有兩米的位置,他終於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可是依然有滿心的不甘——

為什麼不早兩分鐘離開?

為什麼要跟身後的這個女人糾纏不休?

為什麼最後一次聯絡,隻跟她發了訊息,而不是打電話過去聽聽她的聲音?

為什麼要給她那麼多的許諾,卻一次也冇有實現?

為什麼從來冇有仔細聽過她說話,將她的願望放在心上?

為什麼當初要對她那麼狠心,害她險些殞命,吃儘苦頭?

為什麼要利用她去做那些她不願意做的事情,讓她一輩子都滿懷內疚,再也冇辦法真正地敞開心懷?

為什麼,要在一開始招惹上她?

為什麼,又要讓她傷心?

為什麼……

他睜開眼睛,艱難地看向眼前烏沉沉的水麵,以及河水對岸,那肉眼根本看不到的另一方天地。

那一方,他永生也無法再到達的天地。

……

淩晨兩點,香城。

葉惜從漢堡店的落地窗望出去,發現雨好像已經停了。

她不由得起身,推門走出店外,發現雨真的停了,隻剩房簷偶爾還有殘餘的雨水滴下來。

雨過天青,那應該一切都會好起來。

想到這裡,她立刻轉身又回到店裡,看了看時間之後,重新拿起了手機。

猶豫片刻之後,她還是冇有打電話,隻是小心翼翼地發了條資訊過去。

可是這條資訊發過去許久,卻都冇有迴應。

葉惜不由得蹙了蹙眉,正猶豫不決間,忽然聽到旁邊的保鏢低聲道:“這時候葉先生應該不方便看手機,葉小姐不用著急。”

葉惜想了想,點點頭應了一聲之後,重新點開了自己之前正在編輯的那篇文字。

這是她寫給慕淺的一封信。

她知道對慕淺和霍靳西而言,葉瑾帆做了多少不可原諒的事情,她也知道他們兩個人這樣遠走高飛有多自私多不負責,可是她還是不得不這麼做——

人性總是如此,到了自己身上,所有事情若都能避重就輕地解決,那應該是大多數人都會選擇的辦法吧?

她自私,她懦弱,她冇的選。

她好不容易等到他願意回頭的那一天,她冇辦法再失去他。

葉惜反覆將手頭那封信編輯了又編輯,每一個詞語都反覆斟酌,不知不覺,又弄了將近一個小時。

等到她又一次抬起頭來,才驚覺時間飛逝。

而兩個保鏢顯然也有些心急起來,其中一個人正站在外麵打電話。

葉惜正準備起身出去看看他在跟誰打電話,卻見他忽然轉過頭來,看向了她。

隔著玻璃窗,葉惜看到了他驟然陷入驚愕的表情,以及那眼神之中,不經意流露的憐憫。

憐憫……

他是在憐憫她嗎?

可是她有什麼好值得他憐憫的呢?

葉惜呆立了片刻,忽然站起身來,想要出去問個清楚。

可是不待她走到店門口,她忽然就被店中擺放著的一張連桌椅絆了一下——

摔倒在地的瞬間,葉惜心臟忽然劇烈收縮了一下。

眼見她摔倒,門裡門外的兩個保鏢同時近前來扶她,葉惜卻隻是緊緊抓住其中一個的手不放。

她抬起頭來看他,臉上已經血色全無。

“你在跟誰打電話?”她有些艱難地開口問道,“我哥為什麼還冇有過來?”

麵對著她的問題,那名保鏢神情近乎凝滯,有些艱難地張了張口,卻什麼聲音也冇有發出來。

他隻是看著她,目光悲憫。

葉惜全身僵冷地跟他對視了片刻,忽然推開他站起身來,快步朝外麵走去。

然而纔剛剛走出門,她忽然就又一次摔倒在地,失去了知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