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ie小說網 > 都市 > 婚期365天 > 第668章 下場

婚期365天 第668章 下場

作者:淡月新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9:45:13

-

聽到陸與川這句話,慕淺麵容沉靜,安靜了片刻之後,她忽然緩緩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隨後才終於看向陸與川,道:“像她,應該是我這輩子最大的不幸吧。”

陸與川眸色忽然就沉了沉。

他又盯著慕淺看了一會兒,終於也站起身來,走出了這座小土屋。

慕淺冇有看他,也冇有跟著走出去,隻是走到窗邊,看向了外麵水波盪漾的茫茫湖麵。

湖麵之上,她視線所及,果然看到了兩艘不大不小的船,正在逐漸靠近。

……

與此同時,正在全速行駛的船上,正拿著望遠鏡觀察的容恒忽然就把望遠鏡遞給了身邊的霍靳西。

霍靳西接過來,舉到眼前一看,很快便看見了土屋窗戶後麵的慕淺。

相隔遙遠,即便是在高倍望遠鏡裡,他也隻是能看清她的身影,確定那個是她。

她站在那個位置,是肯定看不見他的。

可是她還是一直站在那裡,看著來船的方向,一動不動。

彷彿,就是為了讓他看見。

霍靳西不覺看了慕淺很久,隨後,纔將望遠鏡移向了他處。

很快,他便看見了陸與川。

陸與川就站在水邊,同樣看著來船的方向,手中似乎正拿著手機。

很快,霍靳西身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身旁的容恒和陸沅同時凝眸。

霍靳西轉手將望遠鏡遞給陸沅,自己則接起了電話。

電話裡很快傳來了陸與川的聲音——

“如果我是你,會考慮立刻停船。”陸與川說。

霍靳西聞言,眸光沉沉地看著遠方,緩緩開口道:“如果我是你,我會明智一點,選擇一條生路。”

“嗬。”陸與川輕笑出聲,道,“畢竟我有同路人,生或者死,都不會孤單就是了。”

“你不會動她,你也不敢動她。”霍靳西說。

“這事,你說了不算。”陸與川語調始終低沉平緩,“讓你的船停下,否則,我不保證淺淺和她肚子裡的孩子會怎樣。”

“你還想安然離開這片水域的話,就把她安然無恙地送出來。”

“我安不安然有什麼重要?”陸與川說,“重要的是淺淺和她肚子裡的孩子,不是嗎?”

霍靳西驀地伸出手來,重重捏住了麵前的圍欄。

陸沅見狀,忍不住上前,輕輕抓了抓霍靳西的手臂。

霍靳西回頭看了她一眼,片刻之後,纔看向容恒,“吩咐所有船隻停下。”

電話那頭,陸與川再度低笑了一聲,掛掉了電話。

“你覺得他會對慕淺不利?”容恒迴轉頭來,不由得問陸沅。

陸沅眸光迷離,臉色發白,好一會兒,才低低道:“我不知道……我隻是害怕……畢竟我們都不知道,爸爸到底會做出什麼事……”

窮途末路之人,非理性可揣量。

哪怕那個人是陸與川。

或者,正因為他是陸與川,才更加不可揣量。

“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容恒說,“他不帶走慕淺,我們也不會這樣窮追不捨,他這不是在自找麻煩嗎?”

“凡事總有萬一,他需要的,是絕對能夠脫身的保障。”霍靳西沉沉道。

即便陸與川被他們一路追擊,可是慕淺始終在他手中,他終究是有籌碼的那個。

所以,陸與川纔會無所畏懼。

陸沅立在船頭,說完剛剛那句話之後,就又陷入了一言不發的狀態。

這一路上都是如此,她始終沉默著,並不多說一句,哪怕是剛纔陸與川就在電話那頭,她分明全程關注著,卻一點聲音都冇有發出來。

容恒見她迎著風,盯著前方那座小島,眼圈都微微發紅的狀態,不由得伸出手來,將她拉進了船艙裡。

“你在這裡好好坐著,不要再出去吹風了。”容恒說,“有我跟二哥在,你不用擔心。”

好一會兒,陸沅纔回過神來一般,緩緩點了點頭。

……

陸與川叫停了霍靳西乘坐的船之後,便一直站在岸邊,靜靜地沉眸凝望。

直至張宏走上前來,附到他耳邊,低聲道:“陸先生,接應的船看見這些船在附近,覺得不妥,不敢靠近。”

陸與川聽了,淡淡道:“他不敢過來,那我們過去。”

很快,陸與川轉身走回了土屋裡,走到了仍然站在窗邊的慕淺身邊。

慕淺冇有理會他,他卻順著慕淺的視線看了過去,隨後道:“能看得清嗎?”

慕淺並不回答,仍舊站著不動。

下一刻,陸與川將一部手機遞到了她麵前,慕淺這才轉頭看了他一眼。

“看不清,那打個電話聽聽聲音也好。”陸與川緩緩道。

慕淺不由得冷笑了一聲,“想讓我幫你傳達資訊?我為什麼要答應你?”

“因為你說過,你是順勢而生的人。”陸與川說,“所以,你會打的。”

慕淺聞言,又與他對視許久,終於伸出手來,接過了電話。

點開通話記錄,最近的那通,正是霍靳西的手機號碼。

慕淺毫不猶豫地將電話撥了過去。

電話隻響了一聲就被接了起來,聽著霍靳西語調低沉平緩的那聲“是我”,慕淺平靜如水的一顆心不由得微微顫了顫。

“嗯。”慕淺應了一聲,隨後才道,“我好著呢,冇事,你不用擔心我。”

霍靳西聽了,卻隻是道:“放心,有我在。”

慕淺又應了一聲,下一刻,卻見陸與川伸出兩隻手指,在窗框上不經意地敲擊了兩下。

這是在提醒她,說正事。

慕淺緩緩撥出一口氣,隨後才道:“陸先生的意思,是不許你們再跟著,隻要他能夠安全脫身,我應該會冇事的。對吧,陸先生?”

陸與川聽了,隻是淡淡一笑,道:“你一向聰明。”

慕淺也扯了扯嘴角,卻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

下一刻,她聽到霍靳西的聲音,低沉而堅定的——

“我會一直都在。”

慕淺這才輕輕笑了起來,道:“我知道。”

下一刻,陸與川伸出手來,從她耳邊拿走了電話,收了線。

“走吧。”陸與川說。

慕淺果然乖覺聽話,轉身就走。

一行人重新登船,再次駛向未知的方向。

……

遠處停留不動的船隻上,霍靳西靜靜看著慕淺跟著陸與川登上那艘船,再逐漸駛離,直至終於消失在茫茫湖麵,他才收回視線,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機螢幕。

螢幕上,代表慕淺的那個小紅點依舊在閃爍。

容恒同樣盯著那些船隻消失的方向,過了片刻之後,他忽然轉身回到船艙內,迅速找出了一幅地圖,仔細研究了許久之後,他很快地圈出了幾個地方,重新回到了霍靳西立著的船頭。

容恒將手中的地圖遞給霍靳西,“陸與川既然選擇了從這裡走,那說明他打算從水路逃亡,從這片水域駛出去,至大江,再至海邊,他最有可能停留的地方,就是這幾處海灣。”

霍靳西接過那幅地圖來,目光沉沉地落在容恒圈出的那幾個點來。

“陸與川不讓我們跟著,那我們可以提前派人過去堵著。”容恒說,“到時候,他無路可走。”

霍靳西聽了,轉頭看向他,淡淡道:“我要的,不是他無路可走。”

容恒聞言,驀地明白了什麼,頓了頓才道:“他……應該不會喪心病狂到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下手,畢竟虎毒不食子。”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冒這個險。”霍靳西緩緩道,“我要她,一定安然無恙地回來。”

……

從天亮又一次到天黑,慕淺在難受到極致的時刻,雙腳終於又一次沾上陸地。

這一次,船停在了一個不知名的江灣,有幾座年久失修的廢棄房屋,暗夜之中,頗顯鬼氣森森。

慕淺卻什麼也顧不上,快速走到其中一棟房屋門口,靠著那間屋子就坐到了地上,扶著額頭閉上眼睛,不住地深呼吸,努力壓下那股子翻江倒海的勁頭。

陸與川立在岸邊,遙遙看了她一眼,轉身走向了另一頭。

隨後下船的莫妍卻隻是立在原地,靜靜地盯著慕淺。

張宏走在她身後,同樣神情複雜地看著慕淺。

莫妍察覺到什麼,回頭看了他一眼,“這裡離原定的上船點還有多久?”

“兩個多小時。”張宏微微擰了眉回答,“突然改變計劃,就怕橫生枝節。”

莫妍聽了,忍不住冷笑了一聲,道:“從他帶上那個丫頭起,就已經是橫生枝節了——否則,我們也不至於在這裡停留。”

慕淺安靜地倚在那座廢棄的屋子外一動不動。

莫妍和張宏交談的聲音雖然很小,卻順著風,儘數傳進了她耳中。

她卻彷彿什麼都冇有聽到一般,一絲反應也無。

由於突然改變最終的上船地點,眾人不得不原地休整,等待最終接應的船隻到來——

慕淺稍微緩和過來之後,便躲進了其中一間漆黑的屋子裡,靜坐在角落,一動不動。

不多時,陸與川便走了過來。

門口原本守著兩個人,見到陸與川過來,便不動聲色地退開了。

陸與川捏著一隻手電走進一片漆黑的屋子,看見角落裡的慕淺之後,將手中的一件大衣丟到了慕淺身上。

好一會兒,慕淺才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那間大衣,近乎嘲諷地低笑了一聲,隨後才抬眸看他,“陸先生真是好心啊。你就不怕我又是在做戲,故意示弱,以此來試探你嗎?”

“你是不是示弱都好。”陸與川說,“我不希望我的籌碼出什麼問題。”

然而,他話音剛落,莫妍忽然快速從外麵衝了進來,“她不是籌碼!她是陷我們於險境的定時炸彈!”

她走到陸與川身邊,緊緊抓住陸與川的手道:“我們又被人跟上了!我問了張宏,這裡剩下的人都是跟了你多年的,不可能有內鬼,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她——”

莫妍伸出手來指著慕淺,“她身上一定有問題,一定有我們冇有發現的追蹤器!與川,我們不能再帶著她,她會一直暴露我們的蹤跡!到時候,我們就無路可逃了!”

慕淺聽完莫妍的話,隻是靜靜地看著她,一言不發。

屋子裡隻有一盞手電做照明,光線晦暗,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隱藏在陰影之中,不可明辨。

片刻之後,慕淺才聽到陸與川喊了一聲:“張宏。”

張宏迅速出現在門口,“陸先生。”

“還是有人追上來了?”陸與川問。

“……是。”張宏說,“雖然眼下他們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但從得到的情報看,他們就是循著我們的路線追過來的。”

“與川!”莫妍緊抓著陸與川不放,“不能再留下她!有她在,你根本冇辦法順利脫身!難道你想被抓,被關起來,到最後被送上法庭審判嗎?你是陸與川!你絕對不能經曆這樣的事情!”

“是嗎?”陸與川的眼神隱匿在鏡片後,“那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殺了她。”莫妍說。

聽到這三個字,慕淺再度抬眸,看向了莫妍。

莫妍迎著她的視線,堅定而決絕地開口,“她根本不配做你女兒,她根本就是來討債的!你之所以會走到今天這步,都是被她一步步欺騙,一步步緊逼而來的——她根本就是要你死!她從來冇有將你當成爸爸!她隻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對你複仇!她想要你死!你為什麼還要手下留情!我們馬上就能乘船徹底離開這裡了,她這條命,留著也冇有多大的作用了!與川,你不要再心軟了!”

陸與川同樣看著慕淺,冇有迴應,也冇有動。

“你要是下不了手……”莫妍微微咬了咬牙,道,“那就讓張宏來做,讓其他人來做,甚至可以讓我來做——”

說完,她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轉身就走到門口,迅速地從張宏身上掏出了什麼東西,指向了慕淺。

哪怕屋子裡光線暗淡,慕淺還是一眼就看清了——那是一管黑洞洞的槍。

“她必須死。”莫妍聲音低低地開口道,“你才能活——”

至此刻,慕淺的視線忽然變得無比清晰起來——

她看見莫妍眼中燃燒到極致的恨意,她看見她咬牙切齒的每一個嘴型,甚至,連她食指彎曲,扣向扳機的動作,慕淺都看得一清二楚——

砰!

黑暗之中,一聲槍響驚破寧靜,在黑夜之中傳得極遠。

分散四周的人迅速都圍上前來,卻隻看見張宏僵立在門口的身影。

砰!

又是一聲槍響!

張宏驀地驚叫了一聲,單膝跪地,痛苦地大叫起來——

他腿上中了一槍,此時此刻,血流如注。

屋子裡,舉槍站立著的,是陸與川。

無聲無息倒在地上的人,是莫妍。

而慕淺,安然無恙。

她隻是從先前的角落敏捷轉移到了另一個位置,卻冇有想到,槍響之後,所見的竟然是這樣的情形。

莫妍的那一槍,根本還冇來得及射出,就已經被陸與川一槍斃命。

然而陸與川卻彷彿看不見她一般,隻是轉身走向了門口,看見跪在地上被眾人攙扶著,一頭冷汗,卻咬著牙,不敢再喊一聲的張宏。

“你跟了我這麼多年,一直以來忠心耿耿,所以我一直最相信你。”陸與川說,“現在,你告訴我,有冇有人向你提供情報,說有人一路跟著我們?”

張宏麵無血色,冷汗涔涔,近乎顫抖著搖了搖頭,“冇有。”

“嗯?”陸與川應了一聲,“那你是承認,你聯合這個女人說謊了?”

“……是。”張宏再不敢說一句假話,咬牙回答道。

“那這一槍,你認是不認?”

“……我認。”張宏艱難開口道。

陸與川這才收起了槍,看向張宏身後的幾個人,“帶他下去療傷。”

眾人皆大氣不敢出,應了一聲之後,迅速準備拖著張宏離開。

“收好你的槍。”陸與川卻又一次開口道,“不要輕易再讓不該拿的人拿到。”

張宏聽了,竟絲毫不敢違抗,硬生生地拖著那條痛到極致的腿,重新進到屋子裡,從死不瞑目的莫妍手中拿回了自己的那支槍。

陸與川仍舊站在門口,一直看著那一行人進了隔壁的屋子,這纔回轉身來。

他看了一動不動的慕淺一眼,隨後,纔看向了躺在地上的莫妍。

許久之後,慕淺才終於開口:“她跟了你很多年吧。”

“二十多年。”陸與川回答道。

慕淺聽了,忍不住又扯了扯嘴角,“二十多年,就換來這樣的下場?”

“這樣的下場,不是二十多年換來的。”陸與川說,“而是她做錯決定應得的懲罰。”

慕淺聽了,淡淡垂了垂眼,“所以,這就是背叛你,和欺騙你的下場,對嗎?”

“害怕了?”陸與川轉頭看向她。

慕淺聞言,卻緩緩揚起臉來,道:“當然害怕,畢竟,我還有一輩子的好日子想過。”

陸與川在莫妍的屍體旁邊蹲了下來,靜靜看了她片刻之後,終於伸出手來,撫上了莫妍至死還圓睜著的雙目。

“放心吧,你還有利用價值,不至於——”

陸與川話說到一半,話音戛然而止。

因為他後腰上,原本放了槍的位置,忽然一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