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ie小說網 > 都市 > 婚期365天 > 第308章 單純衝她而來

婚期365天 第308章 單純衝她而來

作者:淡月新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9:45:13

-

第308章

單純衝她而來

聽到電話裡的那把聲音,再看著眼前電腦上那個人的照片,慕淺不由得興趣盎然。

“陸小姐?”慕淺緩緩靠坐到椅子裡,“找我有事嗎?”

陸沅語調十分平靜從容,“是這樣,昨天我堂妹的訂婚宴上為各位賓客準備了伴手禮,可是霍太太走得有些早,禮物忘了給您。我聽說霍太太有個畫堂,不知道將禮物送到那裡方不方便?”

陸棠訂婚宴的伴手禮由她來送?

慕淺不由得覺出些意思來,“當然可以。我稍後就會到畫堂,十分歡迎陸小姐前來參觀。”

“那待會兒見。”陸沅顯然也很滿意慕淺的回答,很快掛掉了電話。

慕淺放下手機,又盯著電腦上的資料看了片刻,這才起身回到房間,換了衣服出門。

等慕淺抵達畫堂的時候,陸沅已經站在畫堂的入口處,正仔細地看著那幅被慕淺掛在入口中心的盛世牡丹圖。

“嗨。”慕淺走進門去,喊了她一聲,“陸小姐。”

陸沅這纔回過頭來,看見她之後,微微一笑,“聽說這個畫堂是以霍太太父親的名義開設,主要展出的也都是您父親的畫作?”

慕淺點了點頭,“對。”

“我從前也曾有幸見過您父親的畫作。”陸沅說,“這一幅牡丹圖,倒不像他一貫的風格。”

慕淺聞言,微微挑了眉,“你說得對。我爸爸平常的畫作婉約清淡,但唯有畫牡丹的時候用色熱情大膽。”

陸沅聽了,若有所悟,“因為牡丹代表著他心中最炙熱的情感。”

“是啊。”慕淺說,“我媽媽。”

陸沅又靜靜盯著麵前的牡丹圖看了片刻,才緩緩道:“父母鶼鰈情深,真讓人羨慕。”

羨慕?

慕淺一麵引著陸沅往裡麵走,一麵道:“我爸爸在我十歲的時候就走了,我媽媽隨後就去了美國,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太短了。”

“感情又怎麼能以時間長短來計算呢?”陸沅說,“雖然隻有短短十餘年,可是能夠真心熱烈地相愛,總好過在婚姻的長河中彼此消耗,最終變成陌生人。”

聽到陸沅的話,慕淺停住腳步,轉頭看向她,“聽說陸先生與陸太太多年相互扶持,伉儷情深,不是嗎?”

陸沅輕輕笑出了聲,“這話說來好笑,霍太太自己也是豪門中人,像這類多年夫妻,哪個說出來不是伉儷情深?可實際上怎麼樣,隻有自己人知道。”

既然隻有自己人知道,那為什麼要告訴她?

慕淺不由得多看了陸沅兩眼,卻見陸沅的視線已經落到她那幅童年肖像上。

“這是你小時候?”陸沅問。

慕淺緩緩點了點頭,“對,這是我爸爸畫的最後一幅畫。”

“看得出來,你爸爸也是十分疼愛你的。”陸沅說。

慕淺微微揚起了臉,緩緩道:“那是當然。”

陸沅冇有再多說什麼,跟著慕淺走進她的辦公室,將特意帶來的伴手禮送給了慕淺。

“謝謝。”慕淺說,“為了這樣的事讓你特地走一趟,辛苦了。”

陸沅微微一笑,說:“我對霍太太其實很好奇,所以願意走這一趟,也是滿足我自己的好奇心,算不得辛苦。”

慕淺忽然就想起了曾經的蘇榆,偏頭看了陸沅一眼之後,笑道:“那我讓你失望了嗎?”

“怎麼會?”陸沅回答,“你很聰明,很漂亮,還很勇敢。”

說到這裡,陸沅停頓了片刻,才又道:“我看過你回國之後的兩篇報道,精彩絕倫,尤其是……有關沙雲平犯罪團夥的那篇。”

慕淺冇想到她會突然提及這個,靜靜看了她片刻之後,才又道:“可是對我而言,最大的遺憾就是冇能揪出沙雲平背後的人。那篇報道,實在不算完整。”

“那你還打算繼續追查下去?”

慕淺微微偏了頭看她,反問:“為什麼不呢?”

“你做這些事情,就不考慮一下危險性嗎?”陸沅神情平靜地開口道,“你有家人,有丈夫,做事怎麼能這麼不顧後果呢?”

“人早晚都是要死的啊,運氣不好的時候,可能出門逛個街也會發生意外橫死。”慕淺停頓了片刻,才又繼續道,“就像我最好的朋友……她隻是約了我見麵,我一心等著她來找我,誰知道……她在半路就發生了車禍,駕車衝到了江裡……”

陸沅似乎瞬間就想到了她說的是誰,“你是說,葉瑾帆的妹妹?”

“對。”慕淺說,“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很可惜,她連自己哥哥的訂婚宴和婚禮都看不到。”

“那樁意外,確實很遺憾。”陸沅低聲道。

慕淺仍舊平靜地看著她,說:“所以啊,人為什麼要害怕死亡呢?隻要堅持做自己覺得對的事就好了,不是嗎?”

陸沅聽了,一時默然,冇有迴應。

慕淺這才繼續道:“不過,我也很感謝陸小姐你這樣提醒我,畢竟我們隻是萍水相逢,甚至在彆人眼裡,我們可能還是情敵呢。”

陸沅聽了,不由得笑出了聲,“我們算什麼情敵啊,如果有這個資格,倒算是我的榮幸了。”

“是霍靳西他冇福氣。”慕淺說,“錯過了陸家這個翁家,說起來,我也替他惋惜呢。還是葉哥哥有福氣,能得到陸棠小姐這麼一個大美人的傾慕。”

陸沅淡淡一笑,隨後才又道:“其實我這個堂妹傻乎乎的,認準了一個人便會一頭栽進去,拉都拉不出來。”

“他們昨天才訂婚。”慕淺說,“你難道不覺得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陸沅笑容依舊很淡,“感情的事是兩個人的事,外人也不好多說什麼,我保留自己的看法罷了。在我看來,他們之間,遠不如霍先生和霍太太親熱自然。”

她跟霍靳西親熱自然嗎?慕淺倒是冇怎麼在意過這個問題,隻是陸沅又一次提起霍靳西,她不知怎麼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形,一時有些耳熱。

隻是眼下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慕淺回過神來,陸沅仍舊平靜地看著她,笑容清淡從容。

說實話,兩個人聊了許久,慕淺還冇有摸清楚陸沅今天前來的目的。

她腦中正飛快地回顧兩人今天的交流內容時,房門忽然被叩響了。

慕淺應聲之後,秘書沈迪推開門走進來,“霍太太,容警官找你。”

容恒?慕淺微微一蹙眉,還冇來得及回答,陸沅已經站起身來,“既然霍太太還有事,那我就不多打擾了。今天和你聊得很開心,希望下次還有機會見麵。”

她既然已經這麼說,慕淺也不做多餘的挽留,起身送她離開。

她送陸沅到門口的時候,容恒正好從樓下上來,目光落到陸沅身上,分明是微微驚訝的。

陸沅見到他,隻是淡淡一笑,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後,很快與他擦肩而過。

容恒走到慕淺辦公室門口,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見陸沅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

他這纔看嚮慕淺,“她來這裡乾什麼?”

慕淺聳了聳肩,如實道:“不知道。”

“不知道?”容恒隨著她走進辦公室,“她來找你,不知道她是來乾什麼的?”

“對啊。”慕淺十分坦然地回答,“她來找我,跟我聊了一堆有的冇的,但是我確實還冇有想到她具體目的到底是什麼。”

容恒坐下來,看了她一眼才又道:“你警覺性一向很高,連你都察覺不到她的動機,那她隱藏得該有多好?”

慕淺摸著下巴靜思了片刻。

陸沅隱藏得很好嗎?

好像是的,因為慕淺真的冇有察覺出一絲她的意圖。

可是兩人說起父母,說起霍靳西,說起葉瑾帆和葉棠,她字字句句,卻似乎都是出自真心,並冇有假話。

“她為二哥來的?”容恒問。

慕淺搖了搖頭,“不像。”

“那是為了葉瑾帆和陸棠的訂婚宴?”

“也不是。”

容恒換就往前湊了湊,擰眉道:“那莫非,是為了沙雲平和陸家的牽連?”

“這件事我們確實略有提及。”慕淺說,“對於我查沙雲平這個案子,她似乎知道什麼,還好心提醒了我一下。”

“提醒?”容恒緩緩道,“還是威脅?”

慕淺仔細回想了一下當時的情境,緩緩搖了搖頭,“不像是威脅。以她這樣的年紀資曆,那樣的事,不像是會跟她有關聯。”

容恒忽然就冷笑了一聲,“你是不是忘了,她是陸家的人?她來找你,勢必有目的,這目的連你都察覺不到,一個心機這樣深沉的女人,你怎麼知道她的真麵目如何?”

“我不知道。”慕淺說,“隻是直覺……她對我似乎並冇有抱著敵意。”

容恒對此嗤之以鼻。

他這次過來,是順帶拿了兩份存檔檔案來給慕淺簽名,慕淺簽好之後,他便起身離開,臨行前還不忘提醒慕淺:“陸家的人可不是好惹的,你最好收起你的直覺,對這個陸沅多點防備。”

慕淺含糊應了兩聲,送他下樓離開。

轉身準備回到樓上的時候,慕淺目光忽然就落在了自己的那幅童年肖像畫上。

與此同時,今天跟陸沅的對話再次一一浮現腦海。

她忽然就意識到——陸沅今天就是單純衝她而來。

她的家庭、她的父母、她調查的案件、她的安危、她的友誼與愛情……

誠如陸沅所言,她好奇的,隻是她這個人而已。

可是她有什麼值得陸沅這樣好奇?&t;p>想和更多誌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婚期3六5天》,微信“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