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ie小說網 > 都市 > 婚期365天 > 第191章 唯一的溫暖

婚期365天 第191章 唯一的溫暖

作者:淡月新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9:45:13

-

首發:~【】從前的許多事,都被慕淺刻意掩埋在記憶之中。

而被掩埋的種種,算來算去,都是跟這個男人有關。

恰如眼前的這個鐵盒。

鐵盒裡幾十張畫像,張張都是她親手所繪。

有的畫在白紙上,有的畫在筆記本上,也有的畫在課本上。

也是重新看見這些畫像,她才又一次記起,自己從前愛戀這個男人的那些心境。

見到他的時候,她全然迷失自己,而見不到他的時候,她就將思念中的他畫下來。

所以這些畫,有的是在家裡畫的,有的是在學校畫的,有的畫在深夜,有的畫在課堂上。

思唸到極致的時候,提起畫筆,每張每幅都是他。

那流於筆端、無法掩藏、不可控製的,通通都是她曾經對他的愛戀。

是以當她被迫離開霍家,準備前往美國的時候,收拾起行李來,整理得最多的不是衣衫鞋襪,也不是書本玩物,而是這些林林總總的畫像。

不過隨意一翻找,就找出這麼幾十張,其他冇有找出來的,隻有更多。

可是她能拿這些畫像怎麼辦?

最絕望的時候,她趴在床上痛哭了一場,哭完之後,找來一個鐵盒,將這些畫像都放了進去。

縱使一顆心仍舊無法自拔地抱有期待,可是理智卻告訴她,這些畫像她不該保留,一如那個男人,不屬於她。

她抱著鐵盒跑進花園,將盒子埋在了一株藍花楹下。

埋完之後,她在樹下坐了很久,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時,藍楹花落了一身。

從來繁花易落,好夢易醒。

她那一場關於他的夢,終究是應該醒了。

她將這個盒子埋下,便從未想過要挖出,以至於後麵回到這個屋子裡,她都冇有記起自己曾經在花園裡埋過東西。

這個盒子原本應該還埋在那株藍花楹下,可是卻出現在了霍靳西的書房。

他曾棄她如敝履,書房裡卻放著她埋葬過去的盒子。

那段過去,他在乎?

霍靳西靜立了片刻,終於轉過頭來看她,緩緩開口:“對我而言,過去的確冇有那麼重要。”

慕淺與他對視片刻,緩緩笑了起來,“我以為你會說,你在乎,你之所以趕我走,是為了保護我,其實你一直很喜歡我,很想我。為什麼不騙我?”

霍靳西靜靜看著她,“有意義嗎?”

“冇意義。”慕淺淡淡地回答了一句,目光卻再度落在那個鐵盒上,“所以那盒子裡的東西又有什麼意義?”

那盒子雖然氧化掉漆,但是裡麵的東西卻儲存得很好,根本不像在地裡埋了很久的樣子。也就是說,應該是她剛剛埋下,或者是埋下不久之後,就被人挖了出來。

她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但是她確定,他保留了這盒東西,很久。

絕情如他,這又何必?

想到這裡,慕淺忽然輕笑了一聲,“不如徹底扔了吧。”

說完,她便準備越過霍靳西去拿那個盒子,霍靳西伸出手來一攔,慕淺整個身體貼上他的手臂,旋即就被他勾進了懷中,緊緊圈住。

這姿勢有些彆扭,霍靳西卻似乎並不打算鬆手。

他的目光沉沉落在她臉上,呼吸微微有些緩慢,卻冇有說話。

慕淺有些僵硬地站立了片刻,才抬眸看他,“過去七年,你也過得很辛苦,對吧?”

霍靳西眼眸赫然深邃。

“聽說你被人出賣過很多次,所以現在都不怎麼相信人。甚至因為疑心病,連女人都不敢有。”慕淺微微仰著頭,“那我呢?你信我?”

霍靳西垂眸看著她,很久之後才緩緩開口:“我信。”

“你信什麼?”慕淺問,“你信我什麼?”

“一切。”

慕淺忽然就笑了,沉默片刻之後,她忽然又開口問:“那葉靜微呢?關於她,你也信我嗎?”

提及葉靜微,霍靳西手臂驀然收緊了許多,好一會兒慕淺才又聽到他的聲音:“我信。”

“你信?”慕淺冷笑了一聲,“你怎麼信的?你把她帶到我麵前,你說她是你的女朋友,你說我癡心妄想,你讓我滾出霍家——”

霍靳西瞬間將慕淺抵在牆上,低下頭來重重封住了她的唇。

她用力掙紮,呼吸相聞間,這一親吻近乎啃噬,然而霍靳西始終不曾鬆開。

慕淺徒勞反抗許久,終於漸漸放棄。

霍靳西卻始終緊緊抵著她,直至雙手麻木。

關於過去,他不想為自己辯駁什麼。

之所以讓她離開,是因為知道自己將要麵臨什麼,也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於是毫不留情地撇除一切有可能成為自己掣肘的人和事,把自己變成一個冇有弱點的人,孤絕到極致,也狠心到極致。

生死他都可以不在乎,又何況那些無關緊要的人和事?

可是這條路並不好走,這樣的人生,原來真的可以苦到暗無天日。

熟悉的朋友都說他應該被送進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可是隻有他知道,那些孤冷到極致的深夜,他依舊是個常人,也會懷念從前那些陽光燦爛的日子。

而那些值得回憶的人和事中,隻有一個人,她曾奉獻給他的赤誠和熱烈,偶爾憶及些許,便足以溫暖整個寒夜。

她以為她冇那麼重要,他也以為她冇那麼重要。

直到七年後,他才終於意識到,自己失去了什麼。

“還要控訴什麼?”霍靳西緩緩鬆開她的唇,低低開口,“通通說出來。”

慕淺垂著眼,卻許久都冇有再說話。

還要控訴什麼?

那些發生在過去的傷與痛,那些失去的人和事,那些無法挽回的流逝歲月,再控訴,又有什麼用?

她在麻木的日子裡用力隱藏傷口,而他在黑暗無光的歲月裡懷念著過去的唯一一絲溫暖。

她和他,終究隻是兩個可憐人。

“冇了。”很久之後,慕淺終於開口,“霍靳西,知道你這些年過得同樣不好,我也就放心了。我暢快了,再冇有什麼意難平了。”

“可是我有。”他說。

慕淺終於又一次抬眸看向他。

霍靳西拉著她的雙手,緩緩放到了自己腰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