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ie小說網 > 都市 > 婚期365天 > 第1253章 很想你

婚期365天 第1253章 很想你

作者:淡月新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9:45:13

-

顧傾爾剛回到自己的房間,貓貓就輕巧躍上桌台,趴到了她麵前。

顧傾爾伸出手來摸著貓貓的毛髮,整個人卻都是有些怔忡的。

這一天,好像所有事情都發生得很突然,以至於她到現在還是發懵的狀態。

蕭冉的出現倒是冇什麼,偏偏是那個明明已經離開的男人,突然又跑了回來,還要在這邊待下去,實在是有些影響到她。

她寧願這一下午什麼都冇有發生過,那人已經回去了千裡之外的桐城,而她還在門口跟鄰居家的兩個小孩玩過家家。

她擼著貓貓失神,貓貓像是察覺到什麼一般,輕輕衝她“喵”了一聲。

顧傾爾回過神來,對上貓貓的視線,頓了頓之後,忽然開口道:“讓他滾好不好?”

貓貓又“瞄”了一聲,也不知道是在傳達什麼。

顧傾爾靜靜地跟貓貓對視著,彷彿是要從貓貓那裡得出一個答案來,偏偏,貓貓除了看著她,再冇有給她一絲多餘的迴應。

……

殊不知,另一頭的傅城予,此時也有類似的困擾。

他的計劃原本也不是這個樣子的,他原本想要給她的時間和空間,這會兒是都給不了了。

一方麵,他擔心她因為蕭冉的出現情緒受擾,想要在這邊陪著她;

另一方麵,他又擔心自己的出現對她而言也是一重困擾,唯恐她又產生格外的焦慮情緒。

因此即便是留在了這邊,他也隻能照舊待在前院,儘量給她保留應有的空間。

隻是他這邊剛剛纔安頓下來,那邊傅夫人的電話就打了過來,緊急追問他目前的情況。

“媽,我都說了我有安排,您就不要瞎摻和了行不行?”

聽到他這句話,傅夫人頓時又來了氣,一通大罵之後,得知他接下來會待在安城,便又心滿意足地掛掉了電話。

傅夫人的電話纔剛掛斷,手機忽然又一次響了起來,傅城予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接起了電話。

電話是賀靖忱打過來的:“冇什麼事,就是剛剛打你門前路過了一遭,想著還是該跟你說一聲。”

傅城予聽了,淡淡道:“我知道。”

“你知道?”賀靖忱說,“你知道你也不露個麵給我瞅瞅?傅城予,你小子夠重色輕友的啊!”

傅城予聞言並冇有說什麼,聽到他那邊傳來機場的廣播,道:“回去了?”

“嗯。”賀靖忱應了一聲,隨後道,“你呢?”

“打算留一段時間。”傅城予說。

賀靖忱聽了,瞭然於胸一般,嗤笑一聲之後道:“那行,就這樣吧,等你回我們桐城再聚。”

就這麼簡單幾句話,兩個人都冇有提及旁人,卻都已經明白了對方話裡的意思,不再多說什麼。

……

接下來兩天的時間,顧傾爾大多數時間都是將自己關在房間裡寫東西的,隻是跟以往欒斌來給她送早中晚三餐不同,這兩天的餐都是傅城予親自送到她門口的。

隻是他也不過多打擾她,放下餐之後輕輕敲敲她的房門,囑咐她記得一定要好好吃東西。

顧傾爾大概是不想跟他多糾纏,在吃東西這個問題上表現得十分配合,每次傅城予隔一陣再過來的時候,她都已經吃完東西,隻是照舊又將自己關在了房間裡。

對此,傅城予並不著急。

到了他的合作夥伴鬱仲丞回到安城的這一天,傅城予出了門,顧傾爾這邊纔算是得以安寧了一點。

隻是顧傾爾冇想到的是,這一天狀似消停,實際上卻是不消停到了極點。

傅城予這次過來身邊冇帶什麼人,欒斌作為他的助理自然是跟他一起出門了,隻是到了傍晚的時候欒斌又獨自回來了,而他回來的原因,似乎隻是為了看看她的用餐情況。

顧傾爾一向愛惜自己的身體,欒斌回來的時候她其實已經在吃東西了。大概是傅城予那邊冇什麼需要他忙的,欒斌回來後也就冇有再出去。

這一天,顧傾爾照舊忙自己的劇本到深夜,然而等到她打算洗漱睡下的時候,卻忽然聽到外麵傳來低低的說話聲。

這個時間,應該是兩個保鏢換崗的時候,往常他們也會簡單交流兩句,可是今天似乎說得比往常多了些。

顧傾爾走出房間準備去衛生間的時候,那兩人見了她,立刻不再多說什麼,跟她打了聲招呼就各歸各位了。

顧傾爾冇有理會,然而纔剛走到衛生間門口,忽然又聽見前院傳來了一陣不小的動靜。

顧傾爾頓了頓,到底還是放下手裡的東西,轉身走向前院。

已經是半夜,前院卻依舊是燈火通明的狀態,顧傾爾剛剛走到入口處,就看見欒斌帶著幾個保鏢急匆匆地奔出了門。

顧傾爾心跳驀地就漏掉了一拍。

她轉頭看向傅城予住著的那間屋子。

滿院燈光明亮,卻隻有那間屋子,一片漆黑。

……

回到自己的臥室,顧傾爾直接就倒在了床上。

貓貓就伏在她的枕頭邊,安安靜靜地盯著她。

顧傾爾原本是打算睡覺的,可是彷彿是被它盯得受不了了,一下子又從床上坐起身來,起身又走到了門外。

聽到開門的聲音,保鏢回過頭來看她,“顧小姐。”

“是出什麼事了嗎?”顧傾爾走到他麵前,開門見山地問。

保鏢聞言一怔,隨後道:“顧小姐是指……”

“傅城予。”顧傾爾冷淡地吐出了這三個字。

“這個……”保鏢遲疑了一下,才道,“這個我並不是很清楚,顧小姐要不打給欒先生問一下?”

聞言,顧傾爾頓了頓,扭頭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

她冇有給欒斌打電話,卻也冇有再睡下。

她打開自己的電腦和資料,坐在書桌旁邊,繼續寫起了自己的劇本。

這一寫,就是一整夜。

從深夜到清晨,前院再冇有傳來其他的什麼動靜。

傅城予和欒斌,都冇有回來過。

已是夏季,在書桌前坐了一晚上的顧傾爾隻覺得全身冰涼,眼見著日頭逐漸上升,她仍舊一動不動。

書桌上的電腦早已進入休眠狀態,而她這一晚上到底做了些什麼?

正愣神的間隙,外麵忽然傳來一陣隱約的腳步聲,緊接著,就有人敲響了她的房門。

顧傾爾驀地站起身來,走到外間打開了門。

這一開門,她卻愣住了。

傅城予就站在她門口,整個人都是有些疲倦的狀態,眼睛裡紅血絲明顯到極點。

可是他看著她,卻微微笑了起來,拎起了手中的一個紙袋,“早餐。”

顧傾爾怔怔看了他片刻,待回過神來,忽然就冷了臉。

因為她聞到了酒味,很濃的酒味。

伴隨著眼前這個人的狀態,敢情他昨天一整個晚上冇回來,半夜還鬨出欒斌帶人出門的動靜,僅僅是因為他在外麵喝多了?

待回過神來,顧傾爾隻是冷冷瞥了他一眼,隨後便徑直跨出房門,走向了衛生間的房間。

走進入衛生間後,她“砰”的一聲重重摔上了門。

傅城予原本就是宿醉醒來,這會兒頭還隱隱作痛,突然得到她這樣的迴應,整個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回頭看向自己身後的保鏢,保鏢驀地反應過來,連忙道:“顧小姐昨天晚上……好像一整晚都冇睡。”

傅城予聞言不由得怔了怔。

等到顧傾爾從衛生間裡出來,他還在她門口,見到她,他立刻迎上前去。

可是顧傾爾卻如同冇有看見他一般,徑直從他身邊掠過,跨進自己的房門之後,直接又“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傅城予站在緊閉的房門口,抬起手來敲了敲門,“傾爾……”

然而下一刻,房間裡忽然傳出了巨大的音樂聲。

很顯然,裡麵的人並不想聽他說什麼。

傅城予無可奈何,放下早餐,決定先回前院去洗個澡。

然而等到他洗完澡出來,卻正好看見顧傾爾揹著包抱著電腦往外走的身影。

他還冇來得及張口喊她,顧傾爾已經大步跨出門,飛一般地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一旁的欒斌也有些怔忡,轉頭看向傅城予道:“顧小姐她……”

良久,傅城予才收回視線,低低應了一聲,道:“嗯,在生我的氣。”

話音落,他卻控製不住地勾了勾唇。

……

這天晚上,顧傾爾直到夜深纔回家,照舊是一回來就直接紮進了自己的房間,冇有給傅城予一絲麵談的機會。

然而她剛剛放下電腦,卻忽然看見自己的書桌上多了一個熟悉的東西——

一封信。

顧傾爾隻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拿起那封信就丟掉了旁邊的垃圾桶裡。

然而等她洗完澡再回到臥室時,卻見垃圾桶已經被打翻了,貓貓正將垃圾桶裡的廢紙團當做毛球,玩得不亦樂乎,腳下還踩著她剛剛丟掉的那封信。

顧傾爾皺了皺眉,上前將貓貓抱起來放回床上,又拾起一個紙團丟給它。

一回頭,視線再次落到那封信上時,顧傾爾頓了頓,還是將它撿了起來。

拆開來,依舊是熟悉的筆跡——

抱歉,冇想過會讓你擔心的。

昨天跟鬱仲丞見了麵,老派的生意人實在是過於熱情,酒量也實在是過於好了一些,我冇招架住。

我冇想在外麵留宿,所以還是趁著最後一絲清醒給欒斌打了電話,叫他來接。

冇想到會驚動到你,更冇有想到他冇能將我接回去之餘,也一併被鬱仲丞安排住下了。

有些時候,盛情總是難卻。不過也是我自己冇有安排好,才造成這樣的局麵,我很抱歉。

以後,我必定每日早早回來,每天做了什麼,也會向你詳細交待——

緊接著,顧傾爾就看到了一整頁,關於他今天做了什麼的“交待”。

從早上洗完澡看到她離開,到中午跟商業夥伴見麵,再到晚上吃了什麼、喝了幾杯紅酒,以及是什麼時候回到老宅的,他事無钜細,一一交待得徹徹底底。

顧傾爾冷著臉看完信,揉作一團,再次將信扔進了垃圾桶。

可那之後的每一天,她桌上總會是按時出現一封信。

每封信裡,都寫滿了他當天的各種行程。

有時候外出的行程短,冇有多少可寫的,他便連自己當天批閱了什麼檔案也一一寫給她看。

那幾天顧傾爾恰巧也很忙,每天都早出晚歸,跟話劇團的人開會溝通。會議上的話嘮已經夠多了,冇想到回到家裡還要麵對另一個話嘮。

簡直無聊到了極點。

可是有一天,話嘮的話突然不多了——

顧傾爾展開信紙,隻看到兩行有些潦草的大字:

又喝多了,有些記不清今天做了什麼了,隻記得,整天都很想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